赖声川“复活”相声:嬉笑怒骂皆“痛快”

2018年01月09日 08:50:00来源:宁夏日报

  “清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年,与五千年来的任何一日有什么区别?”带着这样的思考,台湾著名舞台剧导演赖声川于2000年将自己的第五部相声剧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搬上了台北的舞台。时隔18年,这部相声作品即将首次登台赖声川在上海的“专属剧场”——上剧场。

  8日在上海接受记者采访时,赖声川表示:“相声是幽默,是痛快,是中国人纯粹喜剧形式的表演艺术形态,非常可贵。我一直有一个愿望,希望在我们之后,会有更多的相声剧出现。”

  赖声川与相声的缘分始于1983年。彼时的赖声川刚从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毕业回到台湾,却发现原本在大街小巷处处可见的传统艺术相声突然“消失”了,“相声在台湾‘死’得太突然了,连唱片行老板都不知道相声是什么了。我真的很难过,想要为此做点什么”。

  几经摸索,赖声川终于以传统相声为“工具”,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戏剧形式——相声剧。“它和传统相声演出最大的不同是,它是一出戏剧,有完整的故事和戏剧结构,剧中的几个段子总体构成了完整的戏剧信息,而不是简单的段子堆砌。”

  1985年,赖声川导演的首部相声剧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在台湾民众中掀起了热潮。“三句一笑,五句一爆”,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在一个半月内演出了25场,累计观众超过3万人次。一门原本正渐消失的传统艺术,就这样在当地剧场里“复活”了。

  戏剧研究者陶庆梅认为,相声剧在观众面前呈现的是全新的表现方式,不但不疏离,反而非常亲切。相声剧像相声却不是相声,不像舞台剧但的确又是舞台剧,它颠覆了传统相声,也颠覆了剧场。不可思议的是,相声剧拯救了传统相声,也造就了台湾现代剧场。

  30多年来,赖声川先后共创作了7部相声剧。除了1985年的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哀悼了传统相声的没落,还有1989年的《这一夜,谁来说相声》解读了“解严”后的两岸关系,1991年的《台湾怪谭》突破了传统单口相声形式,2000年的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对谈了清末至今的百年沧桑等。

  在赖声川看来,一些厚重的主题恰恰最适合用嬉笑怒骂的相声来表达,“大概是因为‘痛快’第一个字是‘痛’吧”。(完)

  作者 王笈

[责任编辑:赵苗青]

相关内容

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

关于我们|本网动态|转载申请|投稿邮箱|联系我们|版权申明|法律顾问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6-10-53610172 iwilljubao@126.com